第九十一章 崩溃
作者:我非良才 更新:2019-12-13

无双城十里开外,一大波家族族老正在焦急地等待着。

  午时的时候,他们接到来自城主府的消息,说是鸟笼山剿匪事件已经结束,部分家族子弟会在今天下午回城。

  但是,这条消息里面,并没有说清楚是哪些家族子弟会回来,这让所有人郁闷不已,只好捏鼻子掏腰包,好说歹说才从城主府的使者嘴里套出两条小道消息。

  一条是,回来的那些家族子弟,是属于八贵族里边的两家。

  另一条是,在这两家的子弟中,有人将得到少城令,这是无双大人亲自定的奖赏!

  这让八大家族的各个族老激动不已,要知道,自无双城建立以来,还没听说无双大人颁发过少城令给任何人,可这一次,却是拿出来了。

  少城令,是仅次于无双武圣手令的令鉴,持有此令的人,连八贵族的族长都要礼让三分,可以说,谁有了这块令牌,谁就成为了无双城地位仅次于无双的尊贵人物。

  但这些,还只是表面上的,实际上,持有这块令牌的人还可调动直属于无双的守城卫士以及通天帝国驻无双城的黑羽军,拥有这两者短暂的使用权利,这才是所有人梦寐以求的!

  因为,黑羽军的强大实力在乱武大陆上举世闻名,它是由武帝大人亲手组建起来的,每一个成员都是经过千挑万选,实力最低要求都是高级武宗,全是精英中的精英,当年争战天下的时候,就是由武帝大人亲自率领已训练完成的三千黑羽军,突袭万里,摧毁掉旧朝的最高军事指挥地,从而平定乱世,奠定了立国的根本。可以说,那一役,黑羽军功不可没。

  但驻扎在无双城的黑羽军,并不是当时那支黑羽军,因为那支黑羽军在那一役中近乎全灭,只剩下寥寥数十人。

  所以,现在通天帝国内所有的黑羽军,都是后期培养出来的,虽说战力也很强悍,但还是无法比肩当年那支黑羽军。

  所以无双城的黑羽军,实力也只相当于各大家族的家卫程度,实力最低的,只堪堪达到高级武师,和最初黑羽军要求的高级武宗才算满足最低条件,远远不能相比。

  但即使是这样也足够了,和平时期里的武力,只是用来维持稳定而已,是代表通天武帝来镇守各方,那么,身为通天帝国子民的他们,有谁敢去冒犯大帝的威严?

  答案是没有!就算是无双武圣想对黑羽军下手,也得先掂量掂量再掂量!

  所以,若是能调用这样一支战力不斐而又无人敢动的战力,在这无双城内,不说是横行无忌也差不多了。

  “没想到,无双大人居然连少城令都拿出来了,真不知道是哪家子弟有这么大的气运,能得到这样的嘉赏。”

  金家一名族老嘴上是这样说着,眼神中却尽是得意的神色,似乎是少城令已经是姓金的了。

  毕竟,他金家可是遣出了一名实打实的武宗子弟,可其他家年轻一辈的子弟中,似乎并没听说过有谁也晋入到武宗的层次。

  要知道,一名武宗,那可不是一群武师能比得了的,就单单战力而言,一名普通的武宗足以击杀一群武师!

  这样想来,这得少城令机会最大的,难道不是他金家吗?

  “切…”唐家族老唐清不屑,心说你金家还以为双龙会的事情十拿九稳,可结果不还是我唐家的唐龙赢得了胜利,抱走了大奖。

  但这话他可没出口,完全是因为懒得说,每次都是和金家对着干,连他们都觉得腻歪了,就像是天天吃同一盘菜,吃到后面看着就恶心。

  这唐清就是这样,看着金家的人就觉得碍眼,索性转过头,靠到赵家族老赵一心的边上。“老哥,你说你赵家的那群小娃娃会不会今天回来?”

  “嗯,应该吧,我听说,我赵家的那群小娃娃和你唐家的那群小娃娃是一块走的,我估摸着,可能会一起回来。”赵一心慢吞吞地说道,显然是个慢性子,对这种事好像没多上心。

  “哼,一起回来?我看是一起回不来了吧!”金家族老金天稀没好气地说道。

  自从唐龙恢复天才之名以后,他金家的年轻子弟就一直被压着一头,可令金家真正愤懑的是,金家年轻一辈的年纪普遍要比唐家高上几岁,论实力也要高上一筹,可就算是这样居然还被唐家压着,这让人怎么能咽得下这口气?

  “您老可悠着点,别等下气坏了身子,还崩掉了大牙!”

  看到那金天稀没好气地说完风凉话,还一脸苦大仇深的样子,小丫鬟阿紫的心里别提多恶心了,一双大眼睛往边上一斜,声音一点也没收敛就嘟囔了出来。“哪来的小丫鬟,敢这样说话!没大没小!”

  被这样一个小姑娘鄙视,金天稀的老脸顿时挂不住了,张手就要教训下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女孩。

  唐清见状,随意地往前一站,无形中拦住了要动手的金天稀,老神在在地说道:“怎么?我唐家人还要劳你金家人教训?”

  说着,转脸看向阿紫斥责道:“你一个小丫鬟懂什么?怎么能对老人家无礼呢?”

  “老而不死,是为贼也!”阿紫撇着嘴,眼睛依然斜在了一边,压根没去看金天稀一眼。

  唐清不满地拍拍她的肩头,眼里却满是赞赏之色,“冥顽不灵,真是个不懂规矩的丫鬟,回去一定要让你学学什么叫尊重老人家!”

  “哦…”阿紫随口应道,心里却在念着,“我都不把他当人,怎么可能当成老人家来尊重?”但她也知道适可而止,就没把心里话说出来。

  但这么做作的把戏差点把金天稀给气歪了鼻子,说小丫鬟不懂事,那不是在说他金天稀自降小份和一个不懂事的小辈计较吗?

  这样想来,这一老一少一唱一和,分明全都是在挤兑自己!

  金天稀自然是气不过,刚想上前和唐清实打实地过上两招,就听到有人高声喊道,“看!好像有人回来了!”

  只见远远地,有几团黑影在数十里外的山间缓慢地穿梭着,正在往无双城的方向赶来。

  “有罡气波动,是武者,咦?这是武宗级别的罡气,谁家的子弟达到了这个层次?”

  唐清轻咦,据他了解,无双学院里面并没人达到武宗的层次,疑惑地看了眼赵一心,赵一心也疑惑地摇头,显然他也不知道是什么人达到了武宗的层次。

  “哈哈哈……这是我金家玄功的波动,看来是天儿回来了!”金天稀放声大笑道,他在那股罡气波动中找到了同源感,所以他确认无疑,来人里面的那个武宗,肯定就是他金家的金满天。“金满天?金家的那个野。种天才?!”

  唐清吃了一惊,这个人的名头外人可能不知道,但同为八贵族的他们却是了听闻过,传说这个人天份极高,但可惜是个所谓的野。种,所以一直受家族雪藏。

  “想不到,金家居然让他出世了,想来,多半是因为龙儿将他金家金满堂给废了的原因!”

  唐清双眼闪动精芒,那种波动,是他金家的功法无疑,但问题是,金满天早不出世,晚不出世,偏偏在无双把一众人丢在三不管地带的时候出世,这个时间点,太敏感了!

  这就不得不让他们感到阴谋的气息,因为在那一众人当中,可是有金家的死仇唐龙啊!

  “一个武宗,要杀一个武师,太容易啦!”赵一心轻声说道,眼中第一次有了异彩,他赵家的子弟可是跟唐龙扎堆在一起,难保他金满天在向唐龙出手的时候顺带抹杀了赵极虎。“清爷爷,少爷他……”

  心思细腻的阿紫见唐清的面色有色有点不对,心中一紧,担忧地拉着唐清的衣袖说道。

  “哼!现在知道怕了!”金天稀冷笑,脸上写满了得意,抚着花白的长须,自信满满地笑道,“一时的输赢,不足以论成败啊!我金家,看来是有人要光大门楣喽!”阿紫恶狠狠地盯向金天稀,真想上去咬他一口!

  但唐清将手搭在了她的头上,拦住了她这无意义的举动,摸着她的秀发说道:“别怕,龙儿不会有事的。”

  “爷爷,是真的吗?”阿紫睁大着双眼说道,眼中全是忧色。

  “是真的。”唐清淡淡说道,心里却已经在做最坏的打算,他在暗暗计算着金满天和自己的差距,如果金满天真的表现出丝毫的异样,那他必须要在这里绝杀金满天!

  否则,金满天一旦领到少城令,那就再也没机会替唐龙报仇,还要给唐家留下被打压的未来!

  “哼!唐清,注意你的身份,难道你还要折辈向小辈动手不成!”

  感受到唐清身上散发出若有若无的杀意,金满天当即冷哼道。

  “两位都缓着点,都这么大年纪了,话还不会好好说,偏要带这么大的火药味。”

  赵一心抖抖肩膀,突然间好似年轻了二十岁,神采奕奕地往前一步,身上散发出迫人的压力。

  金天稀气急,这老头刚才还跟快入土一样,看到金满天后,就精壮得像三十岁的年轻人,任谁都看得出他有出手的意思,他金天稀自认能够拦住唐清一人,但想同时拦住唐清和赵一心两人,他却是没把握做到。“三位,和气生财,莫伤了和气!”

  风家族老风赐上前劝和道,但他的脚步,却在有意无意间偏向金天稀一点,这让唐清很不满,虽说他风赐一人不能代表整个风家的意愿,但毕竟唐风两家做为姻亲,这样帮着外人,也是让人极为不爽的。

  至于其它的四大家族,则是沉默地站在一边,并没有前去站队,如今唐家风头正盛,没人敢去触他的霉头,至于金家,虽说现在拼不过唐家,但若是金满天接了少城令,那就真说不准了。所以,四大家族默契地选择了沉默,不去摊这滩浑水。“丫头,往后面站一点!”

  唐清和蔼地对阿紫说道,阿紫机敏地点点头,挤到了唐家卫中,唐家卫众人纷纷微笑地看着阿紫过去,一个个将手搭在了刀柄上。

  “唐清,你莫不是老糊涂了?天儿可是无双大人亲点接少城令的人选,你难道想损无双大人的面子不成?”

  金天稀冷笑,话锋一转,阴毒地说道:”难道这就是你唐家的做事风格?是不是你唐家现在家大业大,不想受人管了?!”

  唐清皮笑肉不笑,目光死死盯着远处的金满天,“金天稀,城主大人什么时候说金满天就是接少城令的人了?万一他金满天没这个命,那你就是假传无双大人旨意了!”

  “风老弟说得对,和气生财,你们还是别争了!”赵一心劝道,脚步往前一动,抵住了风赐,周身气势上涨,与风赐的场气斗在了一起。

  风赐脸色有点难看,脸角微微有点抽搐,这赵一心看着人畜无害,但出手却是最快,明着在那劝和,实则就是为了靠近自己,自己猝不及防下,居然吃了个暗亏!落在了下风。“几位,别争着了!”

  就在此时,从后方慢步走来了一名不起眼的男子,只见他一身银色绣衣,脚步落地无声,气息完全内敛,要不是他先开口说话,居然没有一个发现他的存在。

  “你是什么人?”金天稀不满地看向这个人,话语里带着一丝倨傲,等金满天领过少城令,他金家就是无双城第一大户,加上无双大人经常闭关,可以说,他金家想怎样就怎样,用不着怕任何人。

  来人没有理会金天稀的话语,也没在意唐清的眼神,施施然地上前来,从怀中拿出一枚黑色的腰牌。

  “无双大人的手令!”金天稀最先变色,连忙请罪道:“先前不知使者大人的身份,冒犯了大人,还请大人恕罪!”

  “免了!”使者并没有在意金天稀赔罪的模样,双眼望向远方,盯住了人群中的金满天,“那人可是你金家之人?”

  “正是!他就是我金家的继任少族长金满天!”金天稀殷勤地上前说道,深怕这位使者大人不高兴。

  “有意思!”使者听后一笑,目光中的流出的笑意让人琢磨不透。

  唐清心中暗叹,今天有这个使者大人在这,想杀金满天怕是没希望了,至于他身边的赵一心,早在使者出现的时候就萎靡下去,又变回半截入土的样子。

  两人对视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无奈,还是早早地赶**内,商量接下来该怎么承受金家的打压。

  “大人,既然没我二人的事情,我等就先行退去了!”两人一抱拳,同时上前说道。

  “唐赵两家的朋友请留步!”使者笑意十足地说道,“还请两位再多等一会儿,别让在下为难!”

  唐清心里无奈,都已经到这份上了,难道还要被羞辱到底?让他们看着金家是怎么得意起来的?

  可使者压根就没打算多解释,也没打算看他们两人的脸色,就如松树般站在那里,目光看向群山中。

  金天稀的嘴角挂起自得的笑意,看向唐清赵一心两人的眼色更加不善,其他四大家族的人此时也有动静了,使者大人都出来了,就意味着金满天得少城令几乎已是板上钉钉,而且,更关键的是,听使者的口气,分明是偏向金家多一点。

  四大家族的族老上前向使者行了一礼,就开始向金家搭话起来,金天稀脸带微笑,将四大家的好话尽数收了下来,都忘了谦虚两个字要怎么写。

  风赐也收起冷汗,看着面色尴尬的唐清两人,暗笑自己站对了立场,这雪中送炭和锦上添花,哪个分量更重,自然不言而喻。

  “金兄,我在这提前恭贺了!”风赐抱拳上前说道,让唐清眼中厉色一闪,愤愤地握紧了拳头。

  一边的小丫头阿紫更是咬紧了牙关,眼中不争气地挂起了眼泪。

  “风兄,您客气了!”金天稀架势十足,直接撇下了还在恭维的四大家族族老,迎上了风赐,四大家族族老面色一僵,但最终又缓和了下来。

  “好大的架子!”唐清哼道,赵一极也轻叹,“凡事留一线,日后好相见呐!”“哼,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金天稀冷哼道。

  这时候,使者大人笑着转过头来,点指着愈来愈近的金满天,向金天稀问道:“你刚才说,他是你金家的继任少族长?”

  “正是正是!”金天稀马上收起高高在上的架式,态度来了个大转变,低声下气地答道。

  “那恭喜你了!”使者看着金天稀那逐渐喜形于色的脸面,玩味地说道:“你金家要有个傻子族长了!让傻子当族长,这在乱武大陆可是头一遭!”

  金天稀如遭雷劈,脸上的笑容僵硬得像花岗石,“大人,您这是什么意思?”

  使者没再多说,伸手一抓,施出缩地成寸,将刚刚下山的那一批人顺手抓了过来,丢在了众人的面前,其中,金天稀呆呆愣愣,眼神中没有一丝的清明。

  “天儿,你怎么了天儿!”金天稀一声哀号,扑在金满天身上,难以置信地摇着他的身子,他刚刚建立出的自豪感,在金满天出来的那一刻崩溃得丝毫不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