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热血男儿的战斗方式!
作者:我非良才 更新:2019-12-13

“妈的!还要脸不!”唐龙气的七窍都要冒烟了,这一件接着一件,到底什么时候是个头,还有,为什么人家的装备那么齐全,自己只收到老爹唐三宝一个充满爱意的眼神?“这日子没法过了!”

  唐龙抓住自己的头发抓狂地说道,右手一晃,玉竹鞭出现在了手上,严阵以待着,有了金荣的控制,高个傀儡的实力一定会往上翻了许多,凭着现在的自己,是肯定赢不了他的,唯一的办法就是,吸光傀儡上的魔力,让傀儡不再是助力而是变成束缚,然后金荣自然就会成为瓮中之鳖!可是问题是,以唐龙的实力,能熬得了那么久吗?“哎!声音大人,求你在给我点福利吧!”

  想到了自己的困境,唐龙在内心里撕心裂肺地哀嚎道,他能想到的最好的办法,就是靠着无所不能的“人生外挂”来帮自己了。

  “获得成就‘可怜的少年’,领悟‘玉龙鞭法’第一章。”

  “诶?还真有!”唐龙喜笑颜开了起来,对面的金荣看着他那疯疯癫癫的样子,还以为他已经放弃了对战的念头,只是死撑着面子不投降而已,心里不由地冷笑了一声,“唐龙,你就这样无奈地死去吧!”

  但金荣的身子还来不及动,一道强大的剑气狠狠地劈落,高大的傀儡在主控魔晶的引导下本能地向后一退,与那道剑气擦身而过,但胸前那僵硬的甲板上被劈出了一道整齐的口子。

  “怎么回事?”金荣惊讶地看向了唐龙,这种堪比高级武师铁体的防护甲板,居然被唐龙的一道剑气斩开!

  唐龙有点吃惊地看着自己的成果,感受到从四方传开的惊讶眼神,爱炫的他华丽地挥舞玉竹鞭,看向金荣的眼神也淡然了起来,嘴角轻念道:“你有你金家的支持,我有我的外挂,我,是唐龙,我为开挂人生代言!”

  “居然能施展出越级的武技!”赵有林吃惊地看着唐龙那刚才惊人的试手,冲着身边的澹澹道长说道:“道长,你看刚才那一鞭如何?”

  “刚中带柔,好厉害的武技!”澹澹忍不住惊叹道,这种可以越级作战的武技,无论在那个阶段上,对会令人忍不住侧目,想到了这里,澹澹坏笑了起来,凑到了白衣僧人无尘的身边,说道:“大师,你觉得如何?”

  “咳咳,还算凑合!”无尘脸上古井无波,没有一丝的情感变化,但澹澹知道,这老秃驴肯定气得肺都快炸了,拥有越级的武技,说不定时刻都能来个大逆转,这老秃驴把整个山门的“香火钱”都押到了这个“必胜”的赌局上,现在出现了这种变故,脾气能好?

  “怎么回事?那家伙……”金荣惊骇地看向了唐龙,从比赛一开始到现在,唐龙看起来是处在了下风,但是每每危机降临的时候总能轻易地化解掉,这能说没点古怪?“不行!不能再拖下去了!不然族长会杀了我的!”

  金荣咬咬牙,迈开了大步,手中三棱锥横在了身前,重重地劈了出去。“玉龙鞭,以鞭运气,六节相叠,归一!”

  唐龙身上那乳白色的内力疯狂地运转着,犹如蛮牛入海一般,汹汹挤进了玉竹鞭之中,而玉竹对唐龙那汹涌而来的内力没有丝毫地排斥也没有丝毫地不适,通体散发出一层淡青色的光泽,将唐龙的内力不断挤压、压缩,在那细小的竹尖上化为了一道纤细的绿芒,唐龙手腕一动,一道剑气随之闪动,劈在了金荣的三棱锥之上!“吱——”“咔咳……”

  一阵碎裂的声音缓缓地响起,唐龙头上的那柄三棱锥寸寸开裂,而金荣身上的高个傀儡也是一样,缓缓地在他的身上偏偏脱落,露出了金荣那难以置信的面孔,在他的脸上,一道细微的伤口从额头上一直滑落了脖颈处,而他的身体因为有魔法战衣的保护,没有受到任何的伤害。

  唐龙肉疼地看着高个傀儡化为了碎片,眼神中尽是遗憾,他之前还打着算盘看能不能将高个傀儡带走,现在成了这幅模样,送给他也不想要了。

  看着唐龙那气喘吁吁的模样,金荣的脑海中闪过了一丝绝望,他的身体上,一层肉眼可见的金光开始闪耀了起来,那条条流淌着罡气的经络开始疯狂地运转了起来,一道道粗壮的罡气开始喷发出骇人的气息。

  唐龙倒退出了身子,看着金荣那微微涨红的脸颊,心里松下了一口气,“终于来了吗?碎金决!”

  就如唐龙所说的,他晚到自然不会是因为怯场和睡过头这些无聊的理由,他真正迟到的原因,是唐三宝要给他对抗碎金决的武技!“七品武技,狂龙决!”

  唐龙握紧了双拳,体表上的气势猛然一提,释放出了狂乱的强风,在那阵阵狂乱的强风中,一道道细微的龙吟之声渐渐震撼在了天地之间!

  “这就是唐家的狂龙决吗?”无双的双眼中金光流转,仔细地盯紧地唐龙那狂躁不安的内力,在他的眼下,唐龙身体里的内力好似化为了一条条苍劲的巨龙,在他的血脉中奔腾着。

  碎金决,六品武技,能在短时内迅速提升实力,但会使人丧失意志,仅凭本能作战,是一种未伤人先伤己的暴戾武技;狂龙决,七品武技,与碎金决一样,都是在短时间内提升实力的暴戾武技,能保留下一定的自我意识,但会麻痹掉恐惧神经,从而使人一往无前,绝不后退!

  “唐龙!拿命来!”金荣内心深处的欲望在呼啸着,整个人状如癫狂,十指齐张了起来,身上那狂暴的气息一阵接一阵地涌向了唐龙。

  唐龙双拳紧握,身后的发丝狂乱地飘舞着,“力量!力量!”那种被强大力量包围着的唐龙,肆无忌惮地大笑着,冷冷地一瞥那红着双眼的金荣,唐龙念头刚刚一转,身体好似电光一般闪动出去,一击铁拳就轰炸在了金荣的脸上。“血!血!”

  金荣痛苦地捂着被唐龙轰踏的鼻梁哀嚎的,但他的舌头却在疯狂地****着自己的鼻血,“血,还不够!”

  双眼狂热地看向了唐龙,五指一动,在唐龙的身上留下了五指深深的抓痕!“滋——”

  唐龙身上的鲜血飞溅了起来,溅落在唐龙的眼角之上,唐龙的瞬间被染的血红,一个肘击过去,正对上了金荣疯狂而来的五指!“啪!”

  金荣那修长的五指狠狠地抓紧了唐龙的手肘,另一支手五指一动,在唐龙的身上疯狂地抓动了起来。“鬼指无影手!”唐龙怒了!

  金荣居然肆无忌惮地在他身上疯狂地抓动着,留下了一条条细碎的血丝,唐龙怎么可能忍受得了?鬼指一动,在他的身上狂乱地点动着。“嘭!”

  唐龙暴烈地一脚踢开了金荣,看着自己那伤痕累累的上身,血红的双眼中红芒闪现,看向了若无其事的金荣,在他的身上,没有一点的伤口,因为他的身上,还穿着能消除攻击的魔法战衣!

  “嘿嘿!血!”金荣对着唐龙舔了舔指尖唐龙的鲜血,带着浓浓的挑衅意味。“魔法战衣吗?那试试这个如何!”

  唐龙狂叫着,体内的内力疯狂地涌入了他的双拳之中,感受到唐龙那无与伦比的内力轰鸣声,金荣嗜血地跳动了起来,双拳上闪现出浓浓的金芒,那是他的家传绝技,碎金拳!“去死吧!轰天拳!”

  唐龙狂怒地大吼着,双拳犹如花俏的剑舞一般,在短短的瞬间内接连挥出了数百记,和金荣的拳头重重地碰撞着,发出骇人地雷鸣声!“轰轰轰!”

  唐龙的手上飞出了点点的血珠,带着一丝丝狂怒的金色!“轰轰轰!”

  金荣的手上溅出了点点鲜红的血液,里面那白森森的骨渣异常地刺目!“啊啊啊!”

  唐龙那犹如巨龙一般的声音轰鸣在了九天之上,他的双拳愈发地坚决,好似要打破苍天一般,在那不断地隆隆作响着!

  而在他的上方,金荣的双拳愈发地刺骨起来,那一片片被唐龙打飞的碎骨令他的拳头变得森森可怖!他的拳头渐渐越发无力瘫软了起来!“轰!”他的拳头被唐龙无情震开!“轰!”

  他的胸膛被唐龙狠狠地击中,那双暴戾的红眼中本能地流出了一丝恐惧!“轰轰轰……”

  唐龙那暴戾地双拳夹带着浓浓的血腥味一拳拳轰炸在了金荣的身上,金荣身上那闪闪发光的魔法战衣,正在戏谑地嘲笑着唐龙的无用之功!“给我破!”

  唐龙怒吼道!那愤怒的双拳好似在空气中擦出了愤怒的火花一般,带动出了耀眼的红色光芒,层层堆积在了金荣那牢不可破的魔法战衣上!“轰轰……”

  唐龙一百记重拳打在了凌空飘舞的金荣身上,金荣身上的魔法战衣完好无损。“轰轰轰轰……”

  一千记重拳打在了金荣身上,魔法战衣开始颤抖了起来!“轰轰轰轰……”

  五千记重拳挥出,魔法战衣再也忍受不住,开始分崩离析!唐龙拳头直接打在了金荣的胸膛之上!“轰轰轰轰轰轰……”

  暴戾的一万记重拳挥出,金荣胸口处魔法战衣碎成了渣滓,金荣的胸膛深深凹陷了下去,那只剩嗜血本能的金荣,双眼翻白,在魔法战衣的掩护下,被唐龙的一万记重拳轰炸得彻底失去了意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