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九章 阴云笼罩
作者:我非良才 更新:2019-12-13

黑漆大棺猛地崩裂,李梅花的身影从中飞射而出,逼到唐龙身前,替方成接下唐龙破土伤木两掌。四掌相对,两人的掌劲纵横交错,双双退开了脚步。

  唐龙对李梅花的突然插入大为恼火,身体刚要动弹,一只强有力的秀手按在了他的肩头上,唐龙脑中传过一片清凉,眼中血光消散,逐渐清明起来。

  “方夫人,您的炼体术,貌似有点强悍过头了!”唐仓微笑着说道。

  “过奖,只是像那位小兄弟所说的,只是方家的家传绝学厉害得很!”

  李梅花轻声说道,与方玉那神采飞扬的模样没有半点相似,有的只是端庄妇人的优雅,但她的眼神,却与方玉极其神似,都带有着浓浓的自信色彩。

  “七绝掌加神体门吗?”唐仓暗自心想道,“七绝掌能够用来伤人,也可用来救人,甚至还可以用来锤炼五脏六腑!”

  “和炼体一样,采用缓缓迫压的方式,不断提升自己内脏的强度,日积月累下来,就连内脏也刀枪不入了!当真是了不得……”

  “老师…”唐龙脸上渗出众多的汗滴,目光扫向了一众压制着自己弟兄的方家子弟。

  这一点,着实是让他感到很不满,看着自己的兄弟被人踩在脚下,他却连站稳的力气都没有。

  他现在的身体状况,处于强行提升后虚弱状态,可以说提得有多猛,现在他就有多虚弱。

  很亏是唐仓替他消掉了武技的影响,否则任由唐龙继续施展狂龙诀,就算他打赢了方美以及最后出现的李梅花,也会倒地不起。这就是所谓的,伤人一万,自损八千呐!“你们还愣着干什么?!”

  李梅花厉声斥责道,语气中充满了师长对弟子恨铁不成钢的失望,“打赢几个武师境界的小辈就觉得很了不起了吗?还非要把战果留给所有人看,你们是怕别人不知道你们以大欺小吗?”

  方家一干子弟的脸上难看起来,尴尬地松开压在严晓丹等人身上的手,任由这些人眼神不善地看着他们,一个个甩手动脚地表示自对他们的不满,而就在那些潇洒的甩袖声中,一阵不和谐的“啪哒啪哒”声传了起来,听上去,动静还挺大的。

  所有人都被这声音吸引了过去,只见二愣子正努力地在克服自己“缺手缺脚”的问题,但是向来很笨拙的他对身体没能控制得很好,所以刚站起来,就又趴回到地面上去了。方成,去给那位小哥解开魔指。

  李梅花淡淡说道,目送着方成去给二愣子解开魔指,刚才她虽然人在棺材中,但外面的每一点风吹草动她都心知肚明。

  刚才二愣子独战数名方家子弟的场面,连她都被震撼到了!

  且不说二愣子会和方家子弟打得难解难分,就说那几个方家子弟的境界远超二愣子,二愣子却依然敢上前去搏杀,就这一点,就足以让二愣子在李梅花的心中留下深刻的印象。

  因为,人的天性是趋利避害的,只要是人都会有这种意识,可二愣子却偏生往强者身上撞,当真是勇气可嘉。

  “果然如传闻那般,方家一门三杰呐!”唐仓为方成那娴熟的手法叫好道,只见方成双指往二愣子身上一点,二愣子瞬时就生龙活虎起来,身上那种令人讨厌的感觉转眼间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一门三杰……”

  落寞的神色,在李梅花的眼瞳深处悄然浮起,遥想方玉刚刚在无双城打出名声时,不知道多少者辈暗暗赞叹方亦儒和李梅花好运气,生下来的孩子一个比一个有天赋,一门三杰的赞美声听得耳朵都快烂掉了。

  李梅花神情的变化,完全落入到唐仓的眼中,但唐仓就像是铁石心肠的雕像一般,脸上挂着的,依然是那万年不动的浅笑。

  只有唐龙等人,才在没有留意到李梅花细微神情的变化下,轻轻点头表示同意。

  方玉的强大众所周知,武宗之下,没几人有把握去战个平手,而方美方成刚刚所展示出的强大战力也令他们咂舌,让人都不由自主地想起了那句老话,“一山更比一山高!”

  “对了,话说回来,我还不知道方夫人的来意到底是什么!”

  唐仓微笑着说道,胸前的那抹银发竟是悄悄地在他身上拍打了两下,像是在传递某种暗号。

  “而且看这架式,貌似是有些严重了!难道非要无意义地分个生死不成?”

  李梅花看了眼唐仓,目光转向了唐龙身上,盯看了良久,才黯然地叹了口气,收回了视线。“我们今天来,只是想要个说法!”

  方成见李梅花心神损耗得厉害,连面容上都泛起了黄光,便主动担起了责任,上前高声说道。

  “说法?我们还想要个说法,小龙和方玉间的比武是光明正大的!方玉自己技不如人,凭什么要来找小龙讨个说法!”

  听到方成那义正词严的话语声,赵极虎第一个就炸开了,他身为高贵的八贵族少族长,居然被人莫名其妙地打了一顿,心里当然窝火得厉害。

  现在听到对方居然还不要脸地要自己给个说法,那就不等于有人给了自己一巴掌却还要自己道歉?

  这让人怎么能忍受得了!所以赵极虎顿时就感到气血冲开了天灵盖,恨不得将眼前这一干人都踩在地上狠狠地给上几个大耳刮子。

  方家的子弟见赵极虎骂骂咧咧起来,心里憋着的火气也纷纷爆发起来,一身身白衣无风自动起来,一双双明亮的眼睛中,夹带着的全是杀意!“大人说话,小孩子插什么嘴!”

  唐仓声音很轻,但落到所有方家人的耳中就像天雷打在了耳边一样,震得人脑袋隆隆做响,甚至有几个心志不够坚定的方家子弟承受不住唐仓的说话声,竟然狼狈地瘫倒在地上。

  “不愧是曾经被称为武圣之下第一人的霹雳手,关仓!就是跌落了境界,剩下的这份功力,恐怕整个通天帝国也找不出二三十人来!”

  李梅花变色,修为达到她这个地步,在唐仓的话语声下也几乎没有反抗之力,被唐仓的话语声一震,她的心神也有些紊乱。

  但她一稳定下自己的心神,便是坚定的说道,“成儿说的没错!我这次来,是来要一个说法!”“到底是怎么回事?”

  唐龙等人现在感觉自己就是那丈二的和尚,一个个摸不着头脑,他们真的是不理解,这些人张口闭口就要的说法究竟是什么事的说法。“少装蒜了!除了你,还能是谁!”

  有人愤怒地大喝道,看向唐龙的眼神,充满了暴怒的戾气,方玉对于他们来说,就像是亲弟弟一般,亲弟弟被人杀死,任谁都坐不住,任谁脾气都不会太好!

  而唐龙等人莫名其妙地就要承受方家子弟的怒火,自然也是火冒三丈,雄雄的怒火烧得视线都灼热起来!恶狠狠地盯向了这些神色不善的家伙。

  就在双方都不明所以,剑拔弩张的时候,一道倩影姗姗来迟,但总算是赶在双方还没造成伤亡的时候赶到了。

  “大师!”宇文薇一落下身形,就迫不及待地说道:“大师,方玉他离奇死了!”

  说完这句话后,宇文薇就大口大口地喘息起来,当她得知了这个消息,第一时间就联想到了唐龙的身上,所以立刻就跟在方家人的身后往唐龙所在的地方赶来。

  可是,她的速度实在是比不上方家的众人,这方家的一众人全是好手,全是武宗级别的人物,赶路速度之快,远远不是宇文薇能比得上的,所以唐龙等人都已经和方家人打过一场了,她都没能赶上。虽然,她已经用出了平生最快的速度。“什么?”

  唐龙等人纷纷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那个号称铜皮铁骨钢筋的方玉,居然就这样无声无息地死了?简直是不可思议!

  “怎么可能?那家伙怎么会死?小龙压根就没打伤他啊!”刘后惊呼道,可他们所展现的一切,在方家子弟眼里,那完全就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完全是不可信的。

  唐龙震惊得都说不出话来,他现在总算是明白了自己的处境,那真的是跳进黄河洗不清。

  明面上看,方玉的最后一战是败在了唐龙手里,但很容易就让人联想到方玉他输得不甘,所以继续找唐龙比试,而唐龙可能就不耐烦地下了重手,失手打死了方玉。但,这还只是最温柔的版本!

  要想丑化一件事,比还原一件事要容易太多太多了!就拿这回来说,唐龙了解到方玉死亡消息的时候,外面可能都已经流传开一千个他如何歹毒地暗杀了方玉的故事!

  此时的唐龙,只感到阴云笼罩,他没想到自己会在不知不觉间,彻底落进别人设好的圈套之中,而且,这个圈套,还不是设在唐龙的必经之路上,而是巧妙地施加在了绳索上,然后准确地抛到了唐龙的脖颈上,将唐龙勒得死死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