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五章 变化
作者:我非良才 更新:2019-12-13

传说还处在战乱的年代里,有一家小小的饭店日日夜夜辛苦劳作,艰难地维持着生计。

  忽然有一天,有一只色泽鲜亮,红顶墨尾,浑身散发紫光的白色仙鹤来到这家小店前,望着小店桌上装着刚刚采回来的新鲜野果的果盘,细声轻啸了两声。

  小店老板见状,连忙将果盘恭恭敬敬地奉到仙鹤面前,束手站在一边侍候着。

  那仙鹤享用完那红澄澄的野果后,看了一眼店老板,便展翅离开了,老板也没多意,只当是有祥物来到自己小店讨了份野果吃。

  第二天清晨,店老板依旧摸黑早起,准备劳碌的时候,突然间听到一声大地崩裂的响声震到了耳边!

  吓得他连忙出门观看,只见在自己的小店边上,多出了一处数十丈的深坑,当中立着的,正是昨天来讨野果吃的仙鹤。

  那只散发紫光的仙鹤在深坑当中一啄,顿时涌出大量的清水,片刻后就将深坑填得满满当当,形成了一片小池塘。

  接着那只仙鹤再次展翅而去,只不过盏余茶的时间后又返了回来,长嘴上还叼着一只并蒂双生的白莲花。

  那仙鹤在半空中把并蒂白莲花往池塘中心一丢,那并蒂白莲落水生根,扎根活在了池塘中央,接着周边生出片片璀璨的绿叶,一叶叶大如玉盘,带起点点银珠。

  眼见莲叶开满了池塘,一点点小花蕾从水中抽起,那花蕾遇风,青涩的花瓣被迅速催熟,开始向外鼓起,一盏茶的时间后,莲花便开满了整片池塘。这片空地,竟在一顿饭的时间内变成了莲花池!

  做完这一切,仙鹤才冲着店老板一声轻鸣,展翅彻底离开了。

  也自那之后,这家小店的生意做得越来越红火,食客络绎不绝,不过三五年的光景,老板就攒够了积蓄,倚着莲花池高盖起了酒楼。

  为了感恩那只泛着紫光的仙鹤,老板便将酒楼立名为紫鹤楼。

  “原来这紫鹤楼,还有这样的来历啊!”严晓丹十分憧憬地捧着自己的小脸,眼神中充满了期待,“真想看看那只仙鹤啊……”

  宇文薇掩嘴轻笑,秀手从荷包中取出一块银锭,递给了说书先生。

  “谢谢,谢谢两位!”说书先生接过银锭,向两人抱了一拳,往下一桌说书去了。

  “你呀,多大的人,还爱听这些故事!”宇文薇秀指一点严晓丹的额头,略带些戏笑的意思。

  严晓丹不满地嘟着嘴,揉揉额头,“小薇姐姐,难道你不喜欢这些故事吗?你不觉得这些都得神奇?”“喜欢听是一码事,信不信那又是另外一码事。”

  宇文薇笑道,眸中秀波流转,尽显大家女子的温柔贤淑,“你我都知道,那只仙鹤,极可能就是一只不知名的魔兽,这满池的莲花,也只是简单的小把戏而已。”

  严晓丹撅着嘴,心里老不乐意,心说你怎么干脆说这只是商家炒作的噱头!

  “你们这些人,果然是被污染了!一点都不天真,一点都不可爱!”“噔噔噔——”

  一阵火急火燎的脚步声从那紫木楼梯上传来,一道清瘦的身影来到顶楼,望着全都侧目望来的各桌人,刘后的目光顿在了宇文薇的身上。

  “哈哈!宇文薇小姐也在这!”刘后极为自然地坐了过去,伸手端过一盏茶,一口气喝了干净,还不忘从嘴角撇出点茶叶子。

  接着眼神好奇地停在火冒三丈的严晓丹身上,好奇地问道,“咦?你怎么在这?怎么没去给小龙收拾衣服来着?”

  严晓气得胸前一抖一抖的,喝自己的茶也就算了,居然还有脸装主人问自己为什么在这?“真不是一般的厚颜无耻!”“无耻!”严晓丹气急败坏地骂道,小脸都涨红了。

  刘后不屑地一笑,在那趟略显轻松的鸟笼山剿匪事件中,他已经摸清了这位大小姐的脾气。

  脾气,那是娇惯得没话说,但健忘程度,也是到了一定境界,总之一句话,这种人不记仇,有仇当场也就报了。

  所以他有恃无恐,要是严晓丹真生气了,那他大不了服软,好声好气地夸上几句,就又可以接着气她了。

  “刘后,你怎么会如此狼狈?”宇文薇不解地问道,刘后虽然有痞性,但平日还算保有风度,比起刚才那惊慌失措的上楼,以及极为粗俗的喝茶方式,不知道要好上多少倍。

  “我?”刘后苦笑,“还不是那十大杰出青年惹的祸,那高手榜的人虽然只找小龙不找我,但其他那些人可没那么大的野心,拿我试手就足够了!唉……声名累人啊!”

  “活该!”严晓丹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兴灾乐祸地说道。

  宇文薇莞尔一笑,她虽然没受到什么人挑战,但还是有不少人在背后说三道四,总之就像刘后说的那样,声名累人,带来的全是他人的嫉妒。

  “刘兄说得有道理,这声名两个字,倒真是折煞了无数英汉豪杰!”

  “对了,那个小黑子呢?”严晓丹左顾右盼了一番,还是没能找到赵极虎的身影,“他不是整天和你黏在一块,今天怎么没了?走丢了?”刘后嘴角微微抽搐,像是想起了什么不好的事情。

  “我看,多半是赵兄有事脱不开身了!”宇文薇轻尝口茶笑道,刘后逃得这么狼狈,那赵极虎肯定也不会轻松,只是现在看起来,他似乎要更倒霉一些。“对了,小龙真的还没来吗?”

  刘后问道,“现在时间已经差不多了,小龙他该不会放人鸽子了吧?”“不会吧!大家伙可都等着看啊!”

  严晓丹目光转向四周,果然,满满十几桌的人此时鸦雀无声,都在关注着他们这边的动静。

  “小龙要是不来,就不是放一个人鸽子那么简单了!这是放一大群人的鸽子啊!”

  刘后冷汗直流,心里比唐龙还要紧张,天晓得这些人会不会对少城令有所顾忌不敢出手,然后拿他们这对倒霉哥俩来出气。

  宇文薇也是皱眉,这些人中,不少人眼色都很不善,都是不好惹的主顾,他们几人这杰出青年的称号可是没半点的威慑力。“解七在此,唐龙唐少爷何在!”

  六感灵敏的解七闻听到宇文薇等人的对话,在样顶上有些坐不住了,高声向四周喝道,想让唐龙现身。“急什么?想让我早点打发你回去继续做白日梦?”

  紫鹤楼边上的莲花池畔,唐龙悠然走出,像是在这边呆了很久,可是居然没有一个人发现他躲在这里。

  解七眼中流出了不可思议的神色,他就盘坐在紫鹤楼楼顶上,可他居然没发现处在下方的唐龙,而且还是在开口高声试探后才知道唐龙的存在。就在这一点上,他已经落了下风,几乎已经输了。

  想到这里,他不由地握紧了拳手,拇指本能地扣在了中指的第二节上。

  刘后大喜过望地趴到窗边,向莲花池边上的唐龙兴奋地招着手,这时他看到,在荷花池边,身穿白衣的觉远带着名灰头土脸衣衫不整的赵极虎立身在唐龙边上的荷叶上,望着一干人微笑着。